您好!欢迎光临江夏黄族网!

共和国大将——黄克诚将军的故事

作者:早耕      来源:江夏黄族网      时间:2018-07-04 分享至

共和国大将——黄克诚将军的故事


01.jpg

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将黄克诚像



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不久,新四军第三师师长兼政委黄克诚奉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命令,率三师主力一部由苏北开赴淮南津浦路西与新四军二师汇合,以阻止国民党桂系部队东进。当黄部赶到淮南津浦路西时,国民党军已抢先一步接收了津浦路沿线徐州、蚌埠等城市。黄部在淮南逗留一段时间,便又奉命返回苏北。在回师苏北途中,黄克诚在中央华中局机关看到了华中局刚刚收到的由中共中央转发的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向中央所汇报的东北情况的电报,知道我军已有少数部队进入东北。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黄克诚请时任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饶漱石给中央发电报,建议中央立即派10万大军到东北,不管苏联红军同意与否,要决心进军东北。


但饶漱石对黄克诚的这一建议不予理睬,不同意给中央发这个电报,说要发你就在三师电台上发。但三师电台功率低,直接发报延安难度大。最后经饶同意,黄借用华中局电台以他个人的名义向中央和军委发电报,提出他对当前局势及军事方针的意见和建议:


一、蒋介石对和平谈判毫无诚意,只是以此作为欺骗人民、麻痹我军和拖延时间之手段,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发动全面内战,因此我们不能对和谈抱有幻想,应当立足于打,在与蒋和谈的同时,应集中精力准备决战。


二、取得连成一片的大战略根据地,有利于进行长期斗争。因此在军事部署上,建议尽量多派部队去东北,至少5万人,能去10万人为最好,并派有威望的军队领导人去主持工作,迅速创造东北总根据地,支援关内作战。


三、关内以晋、绥、察三地区为第一战略根据地,以山东地区为第二战略根据地,集中主力,消灭敌人。其他各地区则作为这两大战略根据地之卫星力求局部决战胜利。不可能时,即以游击战争长期周旋。


四、为执行上述方针,建议从山东调3万至5万人去东北,华中应调3万至6万人去山东。


9月15日夜,刘少奇看到黄克诚9月14日由淮南发给中央的这份电报。


此时,毛泽东正在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在延安负责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全面工作的刘少奇,深知黄克诚其人,不仅能征惯战,而且在一些重大问题上颇有真知灼见。中央虽已决定派部队到东北,但至今还没有人提出派10万大军去东北,黄克诚不但首先提出派这样多的部队,而且连调动部队的具体方法——山东主力去东北、华中主力去山东,都想好了。这不能不引起刘少奇的高度重视和深思。


9月19日,刘少奇在取得远在重庆的毛泽东的赞同后,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目前任务和战略部署》的指示,明确提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并决定有计划地陆续向东北派遣军队。


毫无疑义,黄克诚的建议对中共中央下决心派重兵进军东北的决策,无疑是起了一定的作用。黄克诚生前也曾说过,中央当时已决定派部队到东北去,但派10万人这样多的部队,还是我首先提出来的。


077.jpg



1945年9月23日,黄克诚在被其部解放了的淮安城接到中央军委命令,令他率领新四军第三师开赴东北。


当时有一种说法盛行起来:去东北的部队根本不用带装备,把手里的武器留给地方,到东北就可以拿到新的。但黄克诚历来考虑问题总是把不利因素尽量想得多些,以便有备无患。他认为目前形势瞬息万变,部队到东北后万一拿不到武器,将怎么打仗?他坚持部队武器不能留下,要全副武装去东北。他还考虑到,部队进入东北后就是冬季了,首先将遇到与苏北迥然不同的寒冷气候,解决部队的棉衣问题亦是当务之急。当时尽管受到一些责难,但黄克诚还是坚持两条:一是要部队带上棉衣,二是要全副武装,将多余的武器交给地方部队。这样,黄克诚一边安排先头部队及后勤人员由第一副师长刘震率领即刻出发,一边抓紧筹集棉衣。9月的苏北,正是秋阳高照,十分暖和的季节,有人看着热气腾腾的阳光就发起牢骚:“这黄老头子怎么了!专门跟别人唱反调。不但带着装备,还要背着棉衣?”闲言碎语也刮到了黄克诚耳朵里,他一笑置之。


1945年9月28日,新四军第三师主力4个旅和3个特务团3.5万余人,在师长兼政委黄克诚和第二副师长兼参谋长洪学智的率领下,从苏北启程,浩浩荡荡地向山东进发,加入了10万大军创建东北根据地的行列。


在黄克诚率部离开苏北的时候,山东八路军主力部队已奉命离开山东根据地,正由海、陆两路向东北进发。


当黄克诚所部穿过陇海铁路进入鲁南时,中央华东局和新四军军部考虑到山东我军力量一时空虚,于是,要黄克诚部在山东停留一个时期,以巩固我军在山东的力量。黄克诚对此有自己的考虑,从局部看,在山东停留一个时期,有利于山东地区局势的稳固,但从全局看,东北则重要得多。蒋介石也在看重东北这着棋,我军先到东北一天,就主动一天。如果让蒋介石抢先占了东北,我军将在战略上陷入极大的被动,将会给中国革命造成巨大的损失。想到此,10月4日,黄克诚直接给中央军委发电,建议部队到山东后,不着停留,稍事休整后,立即继续大踏步前进。两天后,刘少奇代表中央军委复电:“为迅速达成战略任务,三师部队在到达山东后,应兼程北进,不宜在山东担负战斗任务。”


黄克诚的建议被中央采纳了。


10月16日,黄克诚、洪学智率部跨过黄河进至渤海区,于11月10日抵达冀东的三河、玉田一带。这时传来一个坏消息:国民党军5万余人已抢在新四军三师之前逼近山海关了。


听到这个消息,黄克诚急忙找来副师长刘震、副师长兼参谋长洪学智和政治部主任吴法宪等商讨对策。研究之后,一致认为,不能按原计划过山海关,应避免与敌纠缠,绕过山海关,尽快向东北腹地进击。


11月8日,黄克诚发电请示毛泽东,要求同意三师绕过山海关,向锦州挺进。电报发出之后,东北局又来电,让三师先不要向锦州前进,而向义院口、驻操营前进,并命黄克诚统一指挥新四军三师和从山东过来的八路军梁兴初师,在抚宁地区集结,待机歼灭正向山海关西北的石门寨及抚宁延伸的国民党军队。


中央东北局的命令与黄克诚的想法发生冲突。11月14日,黄克诚再电中央军委,电文称:集兵抚宁于我军不利,其理由有三:其一,新四军三师与梁兴初师全部集结于抚宁地区至少还得6天,更何况我部长途行军,极度疲劳,即使是按时赶到,也毫无取胜把握;其二,这一仗打与不打,与进军东北全局关系不大;其三,中央之前已电令我部迅速向锦州集中。


黄克诚电报发出的当天,就收到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发来的加急电报,明确指示新四军第三师与山东梁兴初师分路平行前进,限24日前到达锦州地区进行休整。按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命令,新四军第三师经过两个月的徒步行军,跨越苏、鲁、冀、热、辽五省,行程数千里,终于抵达东北,完成了中央制定的进军东北的战略目标。


088...jpg



11月25日晚,已达江家屯的黄克诚到红螺山向任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的林彪报到。


国民党军攻占锦州之后,中央东北局急电刚刚到达东北的黄克诚,率部切断铁路交通,阻止敌人进入沈阳,对此,黄克诚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当时部队到达东北后,遇到的困难不仅仅是没有粮食吃,其实吃住都有困难。东北地区尽管军用物资很多,但苏军占领东北后,苏联政府与国民党政府签有条约,不准我军接收苏军缴获的日伪军事物资。在冰天雪地里,官兵们没有棉鞋棉帽,棉衣也只有薄薄的一套,而东北的温度已零下几十度,可见当时的困难有多大。


11月26日,黄克诚给毛泽东发去电报。在电报中他除报告了部队所到达的位置外,着重报告了部队遇到了极为困难的情况,即有名的“七无”说法:“无党(组织)、无群众(支持)、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医药、无衣服鞋袜等。”黄克诚也谈到了部队士气受到极大影响。黄克诚在上述电报中还指出了另一个重要情况:山海关以西地区土匪极多,他们破坏战场,使部队难以通行。


黄克诚在电报中还写道:“我建议我军暂不作战,进行短期休整,恢复体力,并以一部主力去占领中小城市,建立乡村根据地,作长期斗争之备。”


黄克诚关于到广大中小城市和农村建立根据地的一系列建议,很快便得到中共中央和东北局的赞许和采纳。历史证明,这一问题的提出和他不久前建议进军东北一样,都是对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起了重大作用。12月22日,中共中央在致黄克诚的电报中说:“关于建立根据地,你是有经验的。”


12月28日,毛泽东给东北局发来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著名电报,明确提出要把东北工作重心放在距离国民党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广大乡村,以便发动群众,建立巩固的根据地,逐步积蓄力量,准备将来反攻。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黄克诚将第十旅(旅长钟伟)和独立旅(旅长兼政委吴信泉)分散在阜新以北、彰武东西地区活动。第八旅(旅长张天云、政委李雪三)和三个特务团拿下通辽,在通辽、开鲁一带做建立根据地的工作。活动于彰武地区的独立旅、第十旅,在吴信泉指挥下,接连攻占了鹜欢池和泡子车站,随即也在这些地方及其附近地区做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的工作。与此同时,林彪也取得了秀水河子战斗的胜利,一举歼灭了国民党军的4个营加1个山炮连和1个运输连。秀水河子歼灭战是我军开进东北后打的第一个比较大的胜仗,大大鼓舞了军心士气。


02.jpg



1946年年初,黄克诚得到消息,中央东北局决定在西满建立分局和军区。他立即打电报给东北局,建议把新四军三师部队与西满军区合并,使主力部队与地方部队相结合,亦使地方有主力部队。


中央东北局采纳了黄克诚的建议,任命他为中共西满分局副书记兼西满军区副政治委员。


西满分局管辖辽宁、辽北两个省,分局书记李富春、军区司令员吕正操,后吕调东北局工作,军区司令员便由黄接任。李富春主管党、政全面工作,黄克诚负责军事工作。


西满地区匪患严重,建立根据地的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便是剿匪。然而,成了“精”的东北“胡子”剿起来却并不容易。那些土匪对地理环境非常熟悉,消息灵通,行动诡秘,出没无常,且全部是马队,很难对付。我军用大部队进剿,他们就躲到深山老林隐蔽了起来,若把他们包围起来,他们也能很快地分散突围出去。经过多次实践,黄克诚等人终于摸索出了一套对付土匪的办法。多年后他回忆说:“我们发动指挥员出主意想办法,很快摸索出了一套打土匪的经验,打得土匪望风披靡。我组织许多各种规模的骑兵部队,咬住不放,直到歼灭之为止。”


要最终剿灭土匪,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依靠人民群众。当地群众深受匪害,早就盼望能剿灭这些“胡子”,但百姓有顾虑,因为“胡子”心狠手毒,他们担心被报复,害怕共产党军队一走,自己便会遭殃,这就要耐心地做群众工作。黄克诚把能抽出来的人几乎都抽出来,要求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干部到农村去,大刀阔斧地做群众工作,只要把群众发动起来,“胡子”的末日也就到了。很快,在人民群众支持下,大部分土匪就被消灭,其残余匪部无藏身之处,一直被我骑兵部队追到黑河、漠河一带,将其全部剿灭。


在剿匪的同时,我党我军在西满地区发动了声势浩大的热火朝天的土地改革运动,据黄克诚回忆:至1946年10月中旬,西满地区已有百分之七十的农村开展了土改运动,已有150万农民分得了土地。经过一个时期深入细致的群众工作,人民群众对我党我军有了实际的了解,认清了共产党与国民党大不一样,是真正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是来解放东北人民的。这样,党群关系、军民关系就密切起来了,人民群众把我们的战士看做是自己的子弟兵。


03...jpg



1946年3月,苏联红军奉命从东北撤走。黄克诚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时机,可以放开手脚夺取城市,发展壮大我们的力量,扩大影响。


3月12日,苏军撤出沈阳,黄克诚立即命令钟伟将十旅带到四平附近待命,相机攻占四平。十旅立刻发起攻击,占领了四平,俘虏了几千伪军。接着,黄克诚又命令十旅在开原一线布防,阻止敌人北进。4月中旬,苏军开始从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撤退,黄克诚立即电令刘震率三师一部和特务一团,在东满部队一部的配合下,于4月18日攻下长春,消灭伪军1万多人。接着,又命特务团北上,攻克了齐齐哈尔,歼灭伪军数千人。


黄克诚挥师发动这一系列攻势作战的胜利,不仅缴获了大量武器和战略物资,充实和改善了部队的装备,而且促成了部队进占东北重要城市的局面。


就在苏联撤兵的同时,蒋介石也开始调集兵力向东北大举进犯,企图夺占四平并向北推进,将我军消灭在松花江南岸地区。


为阻止国民党军长驱直入,配合与国民党进行的谈判,3月24日,毛泽东给东北局和林彪、黄克诚、李富春发出指示:“用全力控制长哈两市及中东全线,不惜任何牺牲反对蒋军进占长、哈及中东。”并要求东北民主联军迅速集中主力,坚决控制四平地区,给北进之敌以有力的打击。


四平位于东北平原中部,系中长、四洮、四梅铁路交通的枢纽,是东北地区具有重要军事意义的战略要地。3月中旬我军夺取四平后,蒋介石非常恼火,他对他的将领们说,“没有四平就没有东北”,一定要把四平夺回来。国民党军队依仗其军事上的优势,狂妄地宣称:“4月2日前,一定要克复四平”,于是,国共两党军队围绕四平,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争夺战。


为了执行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黄克诚把西满部队全部交林彪指挥,他还给所属部队发出动员令,指出:“四平地区战斗,是决定现在和将来局势变化的关键,必须动员全体军人在林总司令决一死战的决心下,以最主要的勇气和牺牲精神来进行作战,不惜任何牺牲和疲劳来达成争取决战胜利的光荣任务。”


4月18日,敌人开始进攻,后敌人倾其全部主力,约30万人向四平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其中,新一军和新六军所部全系美械装备,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两大主力。其他部队也都是半机械化装备。而我东北民主联军只有10万人,装备上的差距就更大了。我军就是在这种敌我力量相差悬殊的情况下与敌作战的。


099.jpg



四平保卫战时,黄克诚因在西满担负领导工作而脱不开身,所以没能直接参加这一作战行动,但前方的战事时时牵动着他的心。早在4月初,他就在四平附近对林彪谈了自己对形势的看法,他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固守大城市没有意义,应该避开强敌,暂时让出大城市,让敌人背上这个包袱。


4月10日前后,黄克诚给林彪发电,建议适可而止,不要与敌硬拼。他的看法是,敌人一开始进攻的时候,打它一下子,以挫敌锐气,这是可以的。现在敌军倾巢而出,与我军决战,而我军尚不具备决战的条件,因此应当让出四平及其他大城市,到中小城市和乡村去建立根据地。等到敌人肩上的包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们再回过头去消灭他们。


黄克诚连续给林彪发去好几封电报,建议他从四平撤退。但林彪不回电,也不撤兵。前方激烈的战斗,我军重大的伤亡,使黄克诚忧心如焚。12日,黄克诚致电中央军委,建议撤出四平。


在四平打的这场正规防御战,从4月中旬一直打到5月中旬,整整一个月时间,敌我双方争夺异常激烈。国民党军虽被东北民主联军大量杀伤,但仍疯狂地轮番向我军进攻,我军伤亡相当严重,战至5月18日,敌右翼兵团已迂回到四平东北,企图封闭我四平守军的退路。鉴于这种危险情况,考虑到我军在一个多月的防御作战中已伤亡八千余人,为摆脱被动,保存军力,我军这才于18日夜至19日凌晨从四平地区主动撤退。


066.jpg



1947年3月,李富春调到东北局负责财政工作后,中共中央决定由黄克诚代理中共西满分局书记,全面负责西满的各项工作。黄克诚把新四军三师全部交给总部林彪直接指挥,自己则集中精力于西满分局和西满军区的工作。他进一步发动干部和群众,在广泛深入地进行土地改革的同时,不失时机地组建地方武装,发展当地经济,积极支持前线作战,为前方将士提供了巨大的物资保证。


战争初期,东北是个新区,群众未发动、政权未建立。当时,部队的给养是筹一顿,吃一顿,伤兵没人抬,也没地方治,几乎无后勤可言,部队上下痛感后勤保障工作成了制约部队战斗力生成的一个重要环节。后来,随着东北野战军从守势转为攻势,开始打运动战、攻坚战的大兵团作战时,现代化的后勤工作已成为必须要解决的当务之急。


针对这个情况,中央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成立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1947年7月,中央军委任命黄克诚为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兼后勤司令员、政治委员,统管东北我军的后勤工作。于是,黄克诚迅速结束西满分局和西满军区工作,赶赴哈尔滨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主持后勤司令部工作。


在黄克诚的努力下,东北我军后勤工作逐步走上了正规化的道路,完全保障了辽沈战役的后勤需要。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历时52天,歼敌47万余人。前方在打仗,后方支前忙。黄克诚负责繁重的补给和战勤任务,他亲自在热河组织民工,筹集粮秣,保障前方的一切需要。


在许多年以后,人们从电影、电视、书刊上只看到塔山阻击战中的一批批冲锋陷阵的勇士,殊不知阵地上的饭和水、战士手中的枪和弹、战壕里的铁丝和木材,都源源不断地来自于黄克诚的精心组织和全力保障。


在我军完成阻击任务撤离塔山后,国民党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看到阵地上堡垒星罗棋布、交通壕纵横贯通,以及即使无人防守也难以顺畅通过的鹿寨、木桩、铁丝网等时,不无感叹:“仅在十多天的时间,能找到这么多木材、构筑如此完整的防御阵地,真是奇迹!”


1948年11月2日,历时52天的辽沈战役胜利结束,黄克诚从热河赶赴沈阳东北局开会。会议期间,中央来电,命令黄克诚随东北野战军南下入关,进行平津战役。


1949年1月15日下午3时,天津被东北野战军攻克,黄克诚被任命为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


新四军三师从苏北转战到东北,直到全国解放,历时4年。在苏北启程时,黄克诚部约有3.5万余人,途中因伤病、牺牲等原因减员3000余人,实际到达东北的约有3.2万余人。可这支部队在东北解放战争的战场上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和锻炼,在战斗的烈火中成长、壮大,到解放战争后期,发展成东北野战军中屡建奇功的第三十九军、第四十三军和第四十四军,第四十九军中也有新四军三师的部分干部。而黄克诚本人的军事才能在进军东北和解放东北的战争中也得到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认同和赏识,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源自:《中华魂》杂志,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


本网推荐


www.jxhzw.org    7*24小时网管专线:15118123687    电子邮箱:jxhzwz@126.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16061582号
Copyright©2016-2021 AIIRgihtsReserved
未经本网依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江夏黄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