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江夏黄族网!

关于将扫黄改为扫秽或扫色更为妥贴的提案

作者:王全书      来源:江夏黄族网      时间:2016-09-20 分享至

关于将扫黄改为扫秽或扫色更为妥贴的提案

640.jpg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主席王全书全国政协会议上发言


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深入开展的“扫黄打非”活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显著成效。为了更加科学准确地使用民族语言文字和规范专用术语,笔者认为,将“扫黄”改为“扫秽”或“扫色”更为妥贴。

产生这个提案的直接动因,是在前不久全国政协一位领导率团考察河南的文化建设,成员中有一位是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分管“扫黄打非”的领导。看黄河博物馆建设时,与黄委会(黄河水利委员会的简称)主任相遇。大家开玩笑说,今天黄委会主任与“扫黄打非”办公室主任碰在一起了,有好戏看了!黄委会主任正言道:“为了避免误会,我们黄委会的干部职工正在酝酿将‘黄委会’改称‘黄河委’呢!”由此,在黄河岸边,在考察团中,围绕“黄”字、“黄色”引发了一场颇为热烈的议论。

作为河南的主陪,我也发表了个人的看法。我倒认为,需要改变称谓的不是“黄委会”,而是已经成为流行语的“扫黄”。因为我们中国人最不应该将“黄色”作为色情、低俗、淫秽的代名词了。请看: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我们华夏儿女称自己为“炎黄子孙”;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用自己的乳汁哺育了伟大的中华文明;一曲激越高亢的《黄河大合唱》,激发起多少中国人民抗战救国的爱国主义热情;我国西部的黄土高原被称为“黄土高坡”,中部的冲积平原被称为“黄淮海大平原”,东部的浩瀚海域被称为“黄海”;中国历代封建帝王穿的衣服是“黄袍”,发的告示是“黄榜”,用于奖掖有功人员的是“黄马褂”;黄金是世界上至为珍贵的金属,人们常用“金光闪闪”、“金光大道”、“金色年华”、“黄金搭档”、“黄灿灿的颜色”等来喻义光明、美好;中国人把好日子叫“黄道吉日”,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人赞誉为“老黄牛”,把艺术杰作称为“黄钟大吕”;中国人是世界上人数最多、代表性最强的“黄种人”;放在国际关系的层面去考量,现代版的所谓“中国威胁论”则是当年所谓“黄祸论”的翻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是五星红旗,而这五星正是五颗黄色的五角星;如此等等,还可以举出很多。

如果说,“黄色”代表色情是国际上通用的惯例,为了与国际“接轨”,我们倒也无话可说,只好认了。问题是,这并非国际共识、国际通例。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和地区,并没有人将“黄色”特指淫秽、恶俗。我们中国人也大可不必自己给自己戴意义被严重扭曲了的“黄帽子”。未曾想,这一看法居然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在传统中国,“黄色”是高贵、尊严的象征,根本与色情、淫秽无干。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当今的汉语语境中,用“黄色”代表色情、淫秽、龌龊,已为国人所熟知;“扫黄打非”也成为我国约定俗成的用语。

从“黄”字的本义看,在古汉语中,“黄”字本义有三:

第一,“黄”同“璜”。指“佩玉之形”。《甲骨文字典》记载:“黄,象人佩环之形,古代贵胄有佩玉之习。”《礼记》说:“行步则有环佩之声。”此为佩玉有环之证。《汉字源流字典》的解释是:黄,构造象形字,甲文象佩璜之形,上为系,下为垂穗,中为双璜并联状。金文繁化,篆文整齐化,隶变后楷书写作“黄”,当是“璜”的本字,是一种并环状佩玉。合则为璧,分则为璜。郭沫若先生在《金文丛考》中指出:“黄即佩玉……后假为黄白字,卒至假借义行而本义废,乃造珩若璜以代之,或更假用衡字。”张清常也认为:“黄,本象佩玉之形。”

第二,指颜色。黄色为五色之一,青白赤黑四色分别代表东西南北四方,黄则被视为“中央之色”。班固《汉书·律历志》载:“黄者,中之色,君之服也。”在《白虎通义》中,班固进一步指出:“黄色,中和之色,自然之性,万世不易。”意即黄色是万世不易的大地自然之色。《礼·典礼》有“君子式黄发”的记载。《疏》:“人初老则发白,太老则发黄。”《唐开元志》:“凡男女始生为黄……三年一造户籍,即今之黄册也。”

第三,指名称。代表河名、国名、官名、鸟名、马名、药名等。如《尔雅·释水》记载:“河出昆仑,色白,所渠并千七百一川,色黄。”《左传·桓八年》记载:“楚子合诸侯于沈鹿,黄随不会”;《杜氏·通典》记载:“秉黄令,晋官,主秉舆金根车”;《尔雅·释鸟》记载:仓庚,“黧黄也”;《淮南鸿烈集解·览冥训》记载:“青龙进驾,飞黄伏阜”;《诗·鲁颂》:“有骊有黄”;作为药名,则有大黄、地黄、硫黄、雄黄、雌黄、中黄等等。

从“黄”字的引申意义看。在古代中国,“黄色”的引申意义是象征皇权和社稷。与之相对应的,“黄袍加身”意味着得到政权和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皇帝的宫殿都用黄色琉璃瓦,宫内装饰均用黄色,皇帝的车子称“黄屋”,宫禁之门称“黄门”,朝廷刊印的历书称“黄历”。于是乎,“黄色”也成为黎民百姓禁用的颜色,如宋代王懋《野客丛书》记载:“唐高祖武德初,用隋制,天子常服黄袍。遂禁士庶不得服,而服黄有禁自此始。”

黄色何以能成为中国的帝王之色?有两种解释:其一,民族始祖黄帝轩辕氏经常穿黄衣,戴黄冕;其二,对黄色的尊崇起源于人们的敬土思想。在古代,汉民族用五种颜色代表“五行”,即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在五行中独推“土为尊”;五色也代表“五方”,即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其中“五行”和“五方”的中都用黄色代表。《诗·绿衣》记载:“黄,中央之色也。”后来,黄色又与“正统”联系起来,以有别于“四夷”。自隋唐以来,在中国传统典籍中,“黄色”一直是君权的象征。即使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元代与清代,黄色依然未改其固有的文化内涵。

那么,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黄色”一词,为何会有“象征腐化堕落、色情、淫秽”之类的贬义呢?

一种说法是,这可能与《黄书》有关。李零在《中国方术续考》中列出了汉代道士张陵的《黄书》,该书主要阐述房中术,明清之际被列为禁书,因为与“性”有关,由此引申为含有“色情”的语义。

另一种说法是,“黄色”词义的转变,主要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1887年,法国出现了一个由工贼控制以破坏罢工的假工会,因其窗户用黄纸裱糊,而被罢工的工人们称为“黄色工会”。汉语接受这个外来词时,与“黄”的“枯萎”语义相交会,产生了“反动”、“堕落”等引申义。1894年,具有世纪末倾向的英国“颓废派”文艺集团创刊了《黄杂志》(Theyellow book),所发表的作品,带有一点色情意味。同期,纽约一些报刊为了争夺发行量而疯狂竞争,出版商多用黄色纸张印刷一些大字标题、彩色连环画、图片、文字,宣传淫秽色情,制造黄色新闻。这些印刷品传入中国后,逐渐影响国人对“黄色”概念的引用。时至今日,黄色已经成为黄色书刊、黄色电影、黄色小说、黄色录像、黄色音乐、黄色歌曲的同义语。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黄”字的几重本义看,还是从“黄”字的引申意义看,将“黄”字解读为淫秽、色情都是说不通的;特别是引申意义,更是以偏概全、从个别性前提得出一般性结论的逻辑谬误。笔者认为,我们中国人有太多的理由为“黄色”正本清源,因为即使在外国人的心目中,也是把含有皇权、尊严、崇高、社稷意义的黄色看成是中华民族与中国文明的象征。正如瑞典画家约翰内斯·伊赖所说:“在中国,最明亮的色彩黄色是保留给皇帝即天子专用的。”从复归传统、追寻本源的角度出发,应该让黄色恢复其应有的神圣与尊贵。

因此,笔者认为,在中国公众话语中,应当摈弃用黄色特指色情淫秽;笔者建议,把“扫黄打非”改为“扫秽打非”或“扫色打非”。这既增强了打击的针对性、准确性,又还原了黄色的本来意义,一举多得,情通理顺,这也许不失为一种可行的选择。

本网推荐


www.jxhzw.org    7*24小时网管专线:15118123687    电子邮箱:jxhzwz@126.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16061582号
Copyright©2016-2021 AIIRgihtsReserved
未经本网依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江夏黄族网